您的位置:

首页> 科学幻想> 这是一个高潮的节奏

这是一个高潮的节奏

阿震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也是我唯一的朋

我是温泉街上最大家旅馆的少东,而阿震是在我家旅馆工作的机械技师的儿子。

我俩都是独子,但这点我们从不介意,因为我们就像是兄弟。


-----------------------------------------------------------------------------

阿震从小时候起就有点异于常人。

喔!我并不是忌妒他长得特别帅或是身高特别高才这幺说!他真的有个地方怪怪的。

记得是国小的时候吧,一如往常的下课后,我正想找阿震四处去鬼混,他却神秘兮兮的拉
住我,说有一个祕密要告诉我。

「什幺鬼秘密?」我不耐烦地问道。

「阿泉,我告诉你……」阿震停顿了一下,表情有点奇怪地继续说道:「最近我发现,好
像只有我看得到……每个女生的腰的附近,都有一个节拍器!」

「虾咪节拍器?」我一头雾水。

「就是音乐课的时候,老师放在钢琴旁边的那个啊!上面有数字还有一根棒子在滴答滴答
来回摆动的那种玩意。」

「喔,你说那个东西喔。每个女生的腰边都有一个?我怎幺没看到。」

「真的啦!所以我刚刚才说只有我看得到啊!老师还有班上的女生都有,连我妈腰边也一
样!」

「靠腰喔!我就没看到,你是开天眼了吗?我只听说过人家开眼是能看得到鬼,你说你开
眼是看到节拍器?」我不可置信。

「我是说真的啦!相信我啊!」阿震一脸无辜的说。

唉!可怜的阿震,大概是因为音乐老师对他太兇所以产生了什幺心灵创伤吧。

身为兄弟的我不晓得该怎幺帮他,于是把我最酷最棒的一台四驱车送给他。

希望他能赶快好起来。


-----------------------------------------------------------------------------

升高中时,我考上了公立高中,而阿震则是去读了高职。

虽然读的学校不同,但我们之间的情谊仍然没有改变。

又高又帅的阿震很快就交到了女朋友,是个又正又辣的高职妹,叫做小芬。

干!我那时真的超级怨恨为啥我要配合父母的要求去读那见鬼的和尚高中,我也想要交一
个辣妹当女朋友啊!

虽然阿震介绍了一些他的正妹同学给我,但高职妹对我这种和尚高中的书呆子完全不感兴
趣,每次都是谢谢不联络。

看着阿震和小芬在我面前放闪,我心里真是有苦说不出。

就在高二的那个暑假,某日傍晚,阿震突然兴沖沖地跑来告诉我:

「欸!阿泉!我总算知道那个节拍器是干嘛的了!」

「节拍器?你现在还看得到那种鬼东西?」

「对啊!还好我看得到!超棒的啦!」

「蛤?超棒的?为啥?」

「就是啊……」阿震突然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女生腰边的那个节拍器摆动的频率,
就是让她高潮的节奏。」

「哩到底洗咧供啥小?」

「阿就是……我破处了啦!在跟小芬做的时候,我发现,在我进入她身体之后,只要配合
她腰边那个滴答滴答响的节拍器节奏去动,她一下子就变得眼神超迷濛、喘超快、叫超大
声的,最后甚至夹的超紧,脚紧紧缠住我的腰,整个人都在抖,最后就狂喷而出……」

「干另娘咧!」我指着阿震,嘴巴张得像个白癡一样,继续说道:「你……你是说,你他
妈的破处了?」

「对啊!然后那个节拍器啊……」

阿震后来好像继续说了什幺,但我才不管什幺天杀的节拍器。阿震破处了?干!我在人生
的道路上居然这幺快就被阿震甩开了吗!这浑蛋,跑得太快了吧,等我一下啊干!

虽然早耳闻高职风气相当开放,但身处和尚高中的我还是受到了相当大的震撼。

至于那什幺高潮节拍器,老实说我根本不在意,反正也只是阿震吹嘘的吧!


-----------------------------------------------------------------------------

大学时我考上了台北的大学,而不喜欢读书的阿震则是休学去当兵,当完兵后直接跟着他
爸一起在我家的温泉旅馆工作。

由于分隔两地,我和阿震的见面次数减少了,只有在放假回家的时候有机会碰面。聊天的
话题嘛……当然还是脱离不了女人。

爱子心切的父母在我上大学时买了昂贵的进口车供我代步,每个月也给我超过必要所需的
大笔金额当作生活费。在这个同学们骑机车上下课的环境中,开进口车的我俨然就是个土
豪。拜此之赐,我在同学圈中相当吃得开,也顺利交了个女朋友并成功破了处。车马炮定
律万岁。

我总算可以和阿震谈谈女人了,但我的技巧好像不怎幺高明。女友在床上的反应,似乎并
没有像我送她名牌包包的时候那样热烈。

我和阿震提了这件事,他笑笑的要我把女友的照片给他看,要照到腰部的。

「靠北!你还在说那见鬼的节拍器?看照片也看得到?」我边笑骂着,边从手机中找出了
女友的相片,递给了阿震。

「对啊!我最近发现我功力越来越高深,不只照片,连男的节拍器我也可以看得到了……
」阿震边说着边接过手机,端详了我女朋友的照片一会后,接着说道:「一分钟50下,持
续一分半,然后一分钟70下,持续30秒,以上动作做3个循环后,一分钟110下,直到结束
。」

「讲得一副煞有其事的样子,你这喇叭嘴。」我喝了一口啤酒,继续嘟哝道:「一分钟
110下啊,好像有点累耶。」

「阿泉你太缺乏锻鍊啦,弱鸡!从今天开始挺着你的『枪』,每天做一万次充满感谢的前
进突刺吧!」

「干!你尼特罗喔!这样子有效吗?」

「有没有效你自己试试看就知道。」阿震笑着把手机还给我,接着说:「对了,阿泉,你
的高潮频率是一秒2下。要是有人按这个节奏拿按摩棒捅你屁眼,你肯定一下子就绝顶昇
天。」

干另娘!捅我屁眼?一秒两下!?什幺尼特罗啊?你根本就西索吧!

话说回来,我按照阿震的建议去对付女友,的确得到了超乎预期的效果。

「阿震那家伙看到的高潮节拍器,该不会是真的吧?」我心里默默想着。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退伍后,我开始接手家中的温泉旅馆事业,阿震成了我最得力的助手。

但我发现,这条温泉街发生了隐忧。

温泉慢慢开始枯竭了。

不知是因为过度开发抑或是地层变动的缘故,温泉水量开始减少,甚至连温度也跟着降低


我们赖以维生的温泉,正在逐渐消失。连带的,入住的旅客也开始减少。

再这样下去很危险!于是温泉街的各旅馆决定共同筹资开挖泉脉。

投入大量资金的结果,却是一无所获。

温泉正在死亡。

承受不住压力的业者,开始以自来水加热混充温泉,甚至在当中加入了温泉粉。

但纸包不住火,这样子的举动被发现了。当这些业者被新闻揭发的那天,我知道一切都毁
了。

这条街上的温泉旅馆已经完蛋了。

即使绞尽脑汁、推出各种优惠,也没有顾客愿意上门。谁会要泡假温泉?

负债越来越高,我不得不开始裁员并缩减营业。

车子卖了、旅馆及土地也设定了抵押,但情况依旧没有改善。更雪上加霜的是,父母也因
压力病倒了。

员工一一离职、朋友不再是朋友、亲戚开始疏离我们、甚至连发誓相守一辈子的女友也跟
人跑了。

而最后击垮我的,是提着行囊,向我告别的阿震的身影。

「连你……都要抛下我了吗?」我红着眼,颓然坐倒。

「阿泉,对不起,以我现在的能力,真的没有办法……」阿震哽嚥着说道。

我知道的,阿震的老婆小芬肚子里已经有了新生命,我不能让阿震跟我一起在这座烂旅馆
里毁灭。

「去吧!顾好小芬和孩子!别回来,我挺得住。」我别过头,咬紧牙关,从牙缝中硬挤出
这句话。

「抱歉,阿泉!等我能力够了之后,我一定会回来!」这是阿震离开前的最后一句话。


----------------------------------------------------------------------------

自阿震离开的那天起,已过了一年。那天之后,我没有再见过阿震。

距离银行给我的期限只剩下一个月,到时我若还不出钱或提不出其他有效的担保,银行就
要把我扫地出门、拍卖我的旅馆。

山穷水尽,这正是现在的我最佳的写照。

我走在曾经试图开挖的泉脉边,心如死灰。只想着是不是乾脆跳下去,一了百了。

但在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叫住了我。

「兄弟!让你久等了!我回来了!」

我大惊回头,眼前的是阿震熟悉的身影,他看起来也憔悴了不少。

「你这白癡!回来干嘛!」我情绪崩溃,朝着他大吼:「没用的!一切都没救了!没有温
泉,这里已经完蛋了!」

「放心吧,交给我!」阿震拍了拍我的肩,语气坚定的这幺说道。

他走过我的身旁,眼神直直地朝着当初为了开挖温泉而凿出的坑洞里盯。

盯着一个我看不见,只有他才看得到的东西。

「一秒一千次,持续两小时是吗……真是棘手啊,哼哼!」阿震自言自语道。

「你想干嘛?」我迟疑地向阿震询问,一个可怕的想法突然在我脑中浮现。莫非他是想…
…?不可能!这太荒谬了!

阿震并不理会我的问题,而是小心翼翼地爬下了坑洞。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句话都说
不出来。不一会的时间,阿震就到达了坑底。

他脱下了裤子,大喝道:

「接招吧!这一整年间毫无懈怠的,每天一百万次感谢的突刺!」

阿震开始用超乎我肉眼能够识别的速度,以他千锤百鍊的老二,心无旁鹜的……

干着地面。

题外话,你们有看过直升机的螺旋桨吗?当螺旋桨以极高速度旋转的时候,看起来就像是
静止的。而如今,在我眼前的阿震已完美的达到了这个境界。

我目瞪口呆地瞧着,忘记过了多少时间……等我回过神的时候,视野已经被蒸气所垄罩,
隐隐约约还带着硫磺的气味。

地面开始震动,彷彿大地之母正在颤抖。

突然间,阿震大吼一声:

「要、飞、啦!」

语音刚落,阿震的身影便由下至上从我眼前掠过。

干!他真的在飞!一道温泉由坑洞地底激射而出,连带将他一起喷向空中。

「阿震!」我大惊。

以他被喷射的高度,要是就这幺坠落在地面肯定会摔死!我该怎幺做?抱住他吗?我能接
的住吗?

「别担心!」在空中的阿震朝我比出了胜利的手势。接着在空中开始噜起了自己的管。干
他妈的你到底在干嘛?现在是噜管的时候吗?你就要摔死了啊干!

就在他即将坠落的时候,阿震也到达了高潮。他一个鹞子翻身,朝着地面猛烈射精,地面
发出「轰」的一声,被他射出了一个直径五米左右的坑洞。而利用射精时的反作用力减缓
了下坠速度的阿震,则是「扑通」一声落至自己的洨中,安然无恙的landing了。


-----------------------------------------------------------------------------

有了温泉,温泉旅馆也恢复了生机。

游客络绎不绝,真是谢天谢地。

为了表扬阿震的功绩,温泉乡所有人一致决定将阿震的雕像放置在街上的广场中,永表纪
念。

若是您未来决定至某个温泉渡假,而在这个不知名的温泉乡中看到一个下半身赤裸、被温
泉喷至空中的男人雕像的话,可以考虑到旁边的旅馆住宿。我将会非常高兴地向您介绍我
们温泉乡的英雄阿震,并提供您最舒适的住宿服务。